宁波·绍兴周 | 河海相连·运通天下——大运河文化论坛

发布时间: 2019- 06- 24 13: 44 浏览次数: 字体:[ ] 打印

绍兴、宁波同属浙东,皆是绽放在宁绍平原上的灿烂花朵,地缘相近、文脉相通,更有一条流淌不息的浙东古运河沟通彼此,一河同源,一脉相连。古运河见证了宁绍平原曾经的繁华岁月,体现着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,诠释了运河文明的亘古延续,更承载着沿河人民现在的美好生活。日前,国内五位专家关于运河文化进行了交流探讨。


大运河促进国家统一,塑造中华文明——“中国当代铜建筑之父”朱炳仁

“运河三老”之一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、著名熔铜艺术家朱炳仁说:“漕运通了,我们的血脉就通了。”大运河把中国最主要的水系都串了起来,有了沟通,有了连接,经济得以快速发展,同时也方便了统治阶级的管理。

据历史统计,大运河建成之后,有百分之八十五的时间,中国都是统一的。所以说,京杭大运河沟通南北,为中华民族的统一做出了巨大贡献。

大运河的贯通,也对中华文明的塑造产生了不可磨灭的影响。在民间甚至有这样一句话——故宫是大运河上漂来的。为什么这么说呢?朱炳仁在现场为我们解释:故宫的金砖,建设的木材,都是通过大运河运到北京的。不光是建筑材料,戏曲、工艺美术等文化也随着大运河这样一条黄金水道融合、传承。京剧的合流与演变、天津的杨柳青年画的诞生,无不体现着劳动人民的创造。

“运河三老”从何而来?都有谁呢?朱炳仁坦诚道:“运河三老,除了我以外,郑孝燮先生,是中国非常著名的古建专家;罗哲文先生,是中国非常有影响力的古文物专家;我不是运河专家,也不是水利专家,我参与大运河保护和传承,是两位老人带着我的。”


长城申遗成功二十年,而大运河却迟迟没有成功,为什么呢?因为大运河是一个活的文化遗产,该如何保护它是个大问题,能不能申遗也引起了很多的争论。还有一个原因是大运河由六个省市在管理,沿岸有十八个城市,没有统一的共识和规划是很难进行保护和申遗的。2005年12月15日晚上,三位老先生就决定写一封联名信,呼吁沿岸所有城市一起加入申遗行动中。那时,郑老已经九十岁了,罗老已经八十二岁了,朱炳仁最年轻,是六十一岁。

一石激起千层浪,这封信掀起了运河申遗的热潮,也促成了运河全线的第一次全国大考察。运河沿岸留下了三老的足迹,他们的关注与坚守,推进着运河申遗的步伐。3111个日夜的期盼,2014年6月22日,中国大运河终于申遗成功了。作为工艺美术大师,朱炳仁在积极用自己的方式传播运河文化。在扬州的东关古渡,有他的一幅长达28米的铜壁画。


大运河影响未来生活——文物保护、文化遗产专家齐欣

人民日报海外版高级编辑、硕士生导师、绍兴古城保护利用专家咨询委员会聘任专家齐欣,长期从事文物保护、文化遗产及相关领域的报道,曾承担多项国家和专项课题,研究方向为文化遗产传播与公众参与体系。

说起大运河,很多人会认为,运河就是北京和杭州之间的这条运河。齐欣纠正了这个观念:“中国大运河是个独特的申遗概念,包括京杭运河、浙东运河和隋唐运河。”

齐欣强调说:“我认为,大运河是人类在欧亚大陆东部,为了生存发展与大自然几千年来交融的结晶。它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连通北京杭州这么简单。”

大运河在抵达杭州之后,还可以借助浙东运河抵达宁波,而这也意味着大运河连接着的是海上丝绸之路;而往东看,大运河在经过洛阳之后,连通的又是陆上的古丝绸之路。专家还曾前往四川等地考察,发现其实大运河的出现对于四川云南等地,也有着极其深远的影响,比如说蜀道、茶马古道、五尺道等。

大运河影响的不仅仅是沿线城市那么简单,它已经“大”得超乎了我们的想象。大运河留给世界的,是千年来人类为了自身与环境的融合,不间断的智慧的真实证明。我觉得下一步我们的另一个问题,就是如何研究这些东西,研究大运河带给我们,带给当时整个世界的东西。

大运河文化遗产的魅力,并不仅限于那些所谓的景点。“我们现在这个时代,文化遗产面临着由专业保护向全社会力量参与的转变,运河与我们的生活是密切相关的。”为此,他提出了“大运河遗产小道”概念。


他介绍说,“大运河遗产小道不仅自古两千余年沟通中国南北,而且由宁波和洛阳为节点,分别沟通陆上丝绸之路、海上丝绸之路,而小道是此道路上的拓展和延伸。它将把大运河沿岸的现有道路简单地串通起来,形成一条世界上最长的世界文化遗产小道。”

按照原国家文物局古建专家组长、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、已故的罗哲文先生所说的,长城和大运河是中国大地上共同构成了“一撇一捺”的伟大工程,如果说长城凝固了历史,那么运河则是活着的伟大工程。齐欣深有感触,作为“大运河遗产小道”这一公众体验方式的倡导者,他一有空就骑上自行车,沿着大运河沿线考察。“大运河赋予了我们传播文化遗产的责任,我们需要新的眼光重新看待身边的一切,将传播对象不再看成是古董、文物、景区、村镇和记忆,而是物质文化遗产、非物质文化遗产、自然遗产。”

传播运河文化遗产要将关注点分为“物”和“人”两个层面:在关注文化遗产成果的同时,更要关心成果之上的“人”的参与过程和水平。“在未来,大运河对我们每个人都会有影响,传播运河文化遗产不只是专家和学者的事情,每个人都可以是专家。”

表面上看,“更广泛的认同和更多的社会参与”,这是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。但大运河“后遗产时代”提供的机会,就是如何呈现真正的“全社会参与”机制。此时,中国遗产数量已为世界第二。作为世界遗产重要的合作方,中国人一定会从文化遗产忠诚的理解者、实践者,向积极的判读者和创造者转换。但是,我们能够转换好这个角色吗?大运河成为了一个节点。


构建大运河保护带——中新社浙江分社副社长严格

“大运河包容、开放、融合的特性,需要我们用大胸怀、大格局、大合力来传承和保护利用,其中既要政府的领导和推动,也要民间力量的积极参与,既要沿线城市的互联互通,也要世界运河城市的互动共享。

运河,从古至今,在世界各地都有着重要意义。京杭大运河,促进了中国南北经济、文化的交流与发展;苏伊士运河,打通了亚洲与非洲的交流壁垒;巴拿马运河,连接着太平洋与大西洋,被誉为“世界桥梁”……

把大运河保护好、传承好、利用好是中国大运河沿岸城市共同的责任。于此背景下,中国大运河文化带建设浙江城市协作体应运而生。

“中国运河文化带的构建不是一蹴而就的,它需要通过局部区域的发展作为高地,先行先试,引领和带动整体运河文化带的发展。”绍兴现在对运河的保护和开发走在前列,积累了许多宝贵经验。“把杭州、嘉兴、湖州、绍兴、宁波五个地方聚合起来共建共享,打造中国大运河文化带,建设浙江城市协作体,有利于更好地保护与开发运河。”


十余年来,绍兴先后开展了水体治理、绿道贯通、企业搬迁、棚户区改造、基础设施建设、环境提升等综合整治和保护开发工作,摸索出“划定区域、统一规划、产业导入、滚动开发、自求平衡”的绍兴运河开发模式。

绍兴积极推动大运河文化带建设,以文化建设为引领,带动经济、社会、生态等各项建设,发动社会参与,共建共享大运河文化带成果,从而带动区域流域的协同发展。

大运河文化带作为流动的中华文明,对中国未来的发展具有重大意义,绍兴协同运河沿线城市共同保护好、传承好、利用好运河遗存,体现了高度的文化担当。现在是一个互通的世界,相互之间不但需要信息对称、协同共进,还要有理念和思想碰撞。而协作体的成立便是恰逢其时,绍兴将依靠深厚的文化底蕴彰显文化张力,实现协同城市的融通互补,扎扎实实落地项目,使文化成为一座城市发展的新动能,为人民对美好生活的需求服务。”


运河边能否形成博物馆集群——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副会长邱志荣

原绍兴市水利局副局长,现任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副会长、绍兴市鉴湖研究会会长邱志荣。出版专著:《鉴水流长》《绍兴风景园林与水》《上善之水——绍兴水文化》《浙东运河史·上卷》《其枢在水:绍兴水利文化史》等,主编文著12部、撰写论文百余篇。主持过浙东古运河“运河园”,绍兴市龙横江“鹿湖园”建设,两工程先后获中国风景园林学会“优秀古建工程金奖”、国家水利风景区。

穿过迎恩门、漫步古纤道,来到浙东运河绍兴段中的“运河园”,你会看到这里的石板路、桥、亭子,都烙着绍兴的历史印记。2500年前,越王勾践修凿“山阴故水道”,形成了最原始的浙东大运河绍兴段。


迎恩门

那么,随着绍兴运河文化带规划和建设的推进,在有着浓重越文化元素的“运河园”内,是否能够打造出一个与运河文化相配的博物馆集群呢?

浙东运河是有历史记载的最早的人工运河之一。这里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南端,是我国现存大运河中保存最为完好的河段,更是越文化发展的核心地。由此孕育出的名人文化、历史故事、人文传说,一直流淌在历史的长河中。

绍兴市鉴湖文化研究会会长邱志荣对浙东运河进行了深入研究,他说:“我们这里有古桥、古镇、古船、青瓷、戏曲……各种传统文化、传统产业都与运河息息相关。”大运河文化带的建立,一定程度上是对河道、桥闸、文化遗址、沿岸产业等文化的再梳理和保护。这些文化也是过去绍兴城重要的组成部分,见证着这座城市的变迁。

现在,运河绍兴段周边文化遗存的梳理工作已经基本结束,根据市发改委对运河文化带的总体规划,首先是对运河进行线性、立体性、系统性和原真性的保护。其次就是生态规划建设,通过绿化园林建设,把运河沿线一带建造成一个生态化的“大花园”,从中挖掘出更多文化遗迹,加以传承和保护。在该规划方案中,还把运河沿岸50~100米的地方划分为核心区域进行重点保护,其中包含了绍兴的诸多景点,比如大禹陵、东湖、兰亭等。另外,要做好历史文化名镇的保护。浙东运河绍兴段途经钱清镇、柯桥街道、阮社、皋埠镇、陶堰镇,再到上虞的东关街道及驿亭镇附近,一条运河穿起的是周边无数的古镇,这样的旅游线路极具分量,将是今后运河文化带建设的重心之一。


宋代浙东运河图


运河园

运河文化带建设势必会带动传统产业的挖掘、改造和提升,有些绍兴传统产业、非物质文化遗产还会有所恢复,这对于越文化的传承和发展,都有着非常重大的意义,“规划的最终目的,是要建立起一条以大运河为主脉络的越文化旅游线路。”邱志荣说。

走在风景秀丽的运河园,巧妙布置的古桥、古牌楼、断壁残垣的老宅石柱,以及供你半路歇脚的古凉亭等等,都给人一种美不胜收的感觉。“脚下的石板有的还是从河道里挖出来的。”邱志荣说,在“运河园”建造过程中收集了一大批老条石、老石板及一批被拆除散落的古石亭、古桥、古文化遗存等石构件,然后进行组合搭构,使运河园在展示浙东运河的历史文化和沿河风情之余,充满了丰富的历史文化印记。

绍兴因为水多,所以桥多、船多、石板多,目前桥梁博物馆已经对外开放,几十座石桥向世人展示东方水城的风采。“绍兴素来就有‘古桥博物馆’的美誉。绍兴现存石桥704座,数量位居全国第一。”他说,在浙东运河上,古桥数量更是不少,明代的太平桥、融光桥,清代的泾口大桥,再加上广宁桥,这四座古立交桥更是形成了古运河上的立交桥群。绍兴市古桥学会秘书长罗关洲表示,浙东运河上的绍兴古桥建造技艺在当时是世界顶尖的,所以打造一座古桥博物馆非常有意义。


宝珠桥

已经进驻运河园的石语堂玉石文化博物馆建筑面积1000平方米,“能够在有着浓郁越文化氛围的运河园内建这样一座博物馆,既是对前人的致敬,也进一步丰富了运河的文化内涵。博物馆是城市的窗口和名片,背后蕴藏着巨大的旅游、消费市场。”馆长包顺润说,把民营博物馆融入大运河文化带,也是一种新的尝试。

邱志荣介绍:“现在有关人士正在筹划古船博物馆之中,在上虞更是建了青瓷博物馆,而随着运河文化带的建设,还将在运河园内建一个综合性的浙东运河博物馆。“我个人是希望让这些博物馆进入运河园内,形成一个特色鲜明的博物馆集群。”他也谈到,这些博物馆的建造不仅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、物力,更需要来自多方面的支持。


留住宁波人的水利记忆与水文化乡愁——宁波市水文化研究会会长沈季民

宁波市水利局纪检组原组长,现任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委员,宁波市水文化研究会会长沈季民。《宁波水文化》主编,浙江师范大学兼职研究员,组织编撰《浙东水利史论》《宁波水利文化》《岁月湖山——东钱湖史事编年(744—2017)》《水·化宁波——江南濒海地区水利文明的演进与表现》。

宁波是一座依水而建、与水结缘的江南水乡。宁波,位于中国大运河最南端濒海枕江,河网密布。水,是这座历史文化名城引以为豪的资源禀赋。千年岁月流转,在农耕文明与海洋文明的碰撞交融中,滋养出宁波国际港城和江南水乡完美融合的独特神韵。7000年前,宁绍平原的先民们创造了古老灿烂的河姆渡文化;21世纪,宁波跃升为长三角南翼经济中心和新一线城市。无论是辉煌的往昔还是充满活力的今天,宁波一直享受着水的眷顾与润泽。悠久绵长的治水历史、底蕴深厚的水文化成为宁波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千百年治水实践中形成的水文化,汇聚成宁波地域文化中的宝贵财富。

宁波的文明发展史就是一部治水史,治水文化对宁波城市的形成与发展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。在世代持续的治水实践中,7000年前河姆渡人栽培了水稻,5600年前打造出中华第一井,唐代建成了阻咸蓄淡的灌溉工程它山堰,宋代以来沧海变桑田的三北海塘。海上丝绸之路起点中国大运河宁波段,这些跨越时空的水利工程构筑起内涵丰富的宁波水文化,生发出宁波兼容开放的文化胸怀与经世致用的文化精神,成为具有世界意义的水文化现象。

改革开放以来,特别是进入新世纪,宁波水利事业蓬勃发展,实施了治水强基重大项目三年行动计划,将“两心一轴”、“三江六岸”作为加快构筑现代都市的头号工程。成为全国水利投资最大的城市之一,水管理、水安全、水资源、水生态和水文化效益显著,为宁波市名城名都建设和高水平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提供了强有力的水利支撑体系。

文化是做好治水工作的精神支柱与动力,弘扬水文化是宁波实施五水共治、推进三江六岸开发的内在需要。在宁波,水文化不仅仅是地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,更是宁波城市文化不可或缺的基础支撑和母体文化。


从地域文化这一站位来认识宁波水文化,我们认为,水文化必须走出行业,面向社会,在顶层设计和具体推进中,应按照立足行业、面向公众、服务社会的要求,结合宁波地域特点和文化强市战略,整合社会资源,共同推进水文化建设。历史文化的延续与时代文化的创造是城市持续发展的重要条件,现代城市发展的一个趋势是尊重历史传统,通过继承自身优秀的传统文化,形成城市独特的文化个性和文化特色。

水文化是宁波城市文化的底蕴,推动水文化建设是对宁波历史文脉的传承,是对宁波城市文化内涵的扩展与丰富。因势而谋,趋势而动,2014年5月,宁波市水文化研究会成立,为宁波水文化研究提供了崭新的平台。研究会以服务现代水利改革发展大局为中心,以打造宁波地域水文化品牌为目标,致力于全市水文化遗产的挖掘、开发、利用和保护,并通过理论和实践结合,以独特的三江六塘河水系为切入点,着力推进具有宁波特色的水文化建设。



信息来源: 推广交流处

【关闭本页】